关于禽抗非洲猪瘟抗体田间试验的总结
2019-07-03

近两个月来,利用禽抗非洲猪瘟抗体进行了大量的田间试验,总计使用100公斤左右的抗体粉和2000公斤的液体抗体,共有200多猪场计8万头猪(包括公猪、母猪、保育猪、育肥猪等)使用,其中公猪约3000头,母猪约2.7万头,商品猪5万头,涉及粤、桂、闽、冀、豫、鲁、津、沪、辽、川等10个省、市区,取得了一定的成果。总的来说对未发病潜伏期和刚发病猪群效果好(病毒血液载量小于1000纳克/微升,一般在300纳克/微升左右),约占6万头左右,表现一是使用抗体后,发病数下降,二是维持不发病时间长。对已发病、暴发期或发病末期的2万头猪效果一般或不好。

下面介绍一些典型的事例,供参考,由于大多猪场不希望公布自己的具体名称和详细地址,我们尊重行规仅就大体情况进行说明。


        一、对于非洲猪瘟发病猪的治疗情况

尽管禽抗非洲猪瘟抗体从制备一开始就没有做治疗的打算,但依据实验要求,还是做了一些注射级抗体,小范围试验表明,抗体能够延缓疾病发展、迟滞病毒的复制速度,但不能阻挡疾病的整体发展。轻症有一定效果,正在发展的只是延缓疾病发展,特别是非洲猪瘟转归期,则不能直接阻止细胞因子风暴引起的猪只死亡。

如今大规模的田间试验也能证明这个小群体试验结果。

实例一:广西西部某养猪户有十几头当地黑猪品种,猪身发红、公猪睾丸发紫,不忍看着猪死,尽管兽医人员建议他别治了,但该畜主坚持愿意打打液体抗体,承诺自己负全责,实验结果,只是猪比不打针的晚死个三四天,还是治不过来。

实例二、河北旧督府某种猪场,每300头母猪一周发病75头,死亡15头,实际上该场已经处于疾病的爆发期, 但第一周内使用预防药量用药1200公斤体重拌料三天,发病猪注射预防量液体10毫升,发现第二周仍出74头病猪,死亡13头,前后差别不大,实际上只是迟缓了疾病的进一步发展和扩大,不用药的猪群发病比用药的快,不用药“对照组”300头母猪发病的能增加到100多头。同时该场使用预防用药量1200公斤体重防该场500头保育小猪,小猪倒是一直没有发病。第二周,该场加大注射用量到30毫升每头发病猪,连用三天,猪只症状不加重也不减轻可达3天,停药一两天后,症状又开始加重。第二周,同场预防药量的保育猪仍没有发病。

注意:本文图片仅为加强理解,这些真正照片并不针对指向某一养殖场。

本图中,皮肤三角所示的皮肤严重出血,一是显示远端血液循环系统的崩溃,二是平行发生的相应的内脏器官的衰竭。此种状态下的病猪的治疗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了,通俗地说“阎王爷已经划了勾了”。尽管仍有很多猪场“强烈”希望能“治”过来。

       二、对未发病或潜伏期猪场的使用情况

相对来说,未发病和潜伏期没有前驱症状的猪场使用量很少,大多是发病猪场对“未发病”猪群的保护,要注意,猪场的“未发病”概念和兽医科研单位的理解是不一样的。科研单位一般在猪场中检测到病毒,尽管猪场可能没有发病猪,就直接说这个场子被感染了,而猪场一般认为有症状:发烧不吃或皮红了,才是有病了。

实例一:天津某猪场,130多斤育肥猪200多头,第一周出现发烧猪食欲下降猪8头,PCR确诊后立即使用抗体粉拌料,第二周三天使用预防量,出发烧猪2头,第三周持续使用,药量加大三分之一,一头没有出现。现在该场猪群4000多头包括保育猪已全部使用抗体粉预防。

实例二、广西东部某猪场,有母猪有商品猪,母猪一半多已发病,并出现死亡,保育猪和育肥猪没有发病,二者同时使用抗体粉200公斤体重一克,一周用三天拌料,母猪另外使用液体抗体注射,试验中13头发病母猪,每头注射20毫升液体抗体,连用三天,有4头母猪开始吃料,其中有两头流产后仍吃食,与不打针不用药的流产母猪流产后仍发烧不吃不同,但停药一两天后,症状复发。该场两个试验场1000多头保育猪和育肥猪用药后没有发病,该场场长总结说,尽管非洲猪瘟卵黄抗体对发病猪治疗效果不好,但对未发病的猪群保护作用还是有的,他这几个月来用药无数,但抗体是唯一有一定效果的药物,现在他8个猪场已全部使用了抗体粉。同时建议他发病猪与未发病猪尽量分开,当然,单凭眼观是不能将潜伏的感染者挑出来的。

实例三:上海某猪场1000多头猪育肥猪,半月内有40头猪发病并陆续死亡,第一周用抗体三天,没有一头发病,第二周用抗体三天,没有一头猪发病,第三周用抗体三天,目前猪场没有一头猪发病。目前其邻近猪场也开始采用。

非洲猪瘟是接触传播,不随空气传播,但不同场的发病速度和传播速度常有很大的差异,这与猪场采取的生物安全措施及管理,还是有很大关系的。

 

            三、有关问题

1、为什么不用禽抗非洲猪瘟抗体治疗而只是“预防”?

答:普通人的印象里,抗体就是治病的,不治病怎么能叫“抗体”呢?实际上,真正情况与印象还是有很大的差别的,非洲猪瘟目前一是不能做到全面扑杀,二是没有疫苗,如果有疫苗的话,猪群都做过一两次免疫,有一定的基础抗体或加强免疫的抗体,当有野毒攻击时,可以考虑使用抗体治疗。三是非洲猪瘟非常特殊,病毒复制主要靠单核细胞和巨噬细胞,能在免疫系统内大量复制而不被免疫系统发现,所以一上来短时间内病毒就会复制很多倍,我们检测,非洲猪瘟病毒在潜伏期能达到300800纳克/微升,一旦眼观症状出现,就达到了3000~30000纳克/微升,最高的一例血液病毒载量是116044纳克/微升,相当于病毒量增加300倍以上,相应的药量不可能达到300倍!那样药就比猪贵了,还有一个问题就是非洲猪瘟到了症状明显期,其死因少一半是病毒攻击,另一半多是病毒侵入组织器官所引起的致死性的细胞因子风暴,这时就是你即使大成本中和了病毒,细胞因子风暴也需要一段时间甚至几天下来,这个过程没有完成,猪就有可能已经死了。这个细胞因子风暴类似于人的禽流感感染。所以非洲猪瘟还是很可怕的。当然抗体可以进一步纯化和提炼,但成本相应地会更高,更超过承受能力。

所以禽抗非洲猪瘟抗体只用于预防和潜伏期病毒量少时,而不用于治疗。实际上,抗体无论在病毒多还是病毒少时,只是一个中和病毒作用,并不是日常理解上的“预防”,不是防疫意义上的那个“预防”。另外,今年下半年明年上半年,随着非洲猪瘟的不断进行区域性扩展和深入,发病烈度和广度会有所下降,但猪场原有的蓝耳、猪瘟、伪狂犬、圆环病毒等都会重新出现,混合感染和继发感染病例会大大增加,防控局面会更加复杂化。

2、非洲猪瘟抗血清有效果吗?

答:当然有。这一点美国《猪病学》第九版第307页第十版414页上写得很清楚:

 

 

非洲猪瘟病毒有很好的免疫原性,能够产生很好的抗体,由于非洲猪瘟复制的特殊性,大部分直接感染病毒的猪只在没有产生抗体时就会死亡,但是康复猪或其它免疫方法产生的非洲猪瘟全病毒抗血清抗体还是能够降低病猪体内病毒载量、迟缓病毒复制的。国内一些单位(不是我们)使用非瘟血清在广西等地做的实验,也和美国《猪病学》上的效果差不多。现在的禽抗非洲猪瘟抗体也能达到和血清相近或更好的效果。

至于一些自媒体群中在本月将血清和卵黄抗体也列入“不管事”药物里边,甚至于有的猪场还大骂“血清”理论是骗人的,因为他自己用康复猪血清猪打病猪,“打一个死一个”,甚至推论“卵黄抗体也是骗人的”。其实上这些老板们不知道的是,美帝或欧洲帝国主义也确实没有说,一半以上的康复猪血清里是含有大量病毒的,更没有说,如何祛除血清中的病毒!所以个别猪场没有想好这个问题,就盲目做一些尝试,当然是要吃亏的,甚至要吃大亏交高级学费的。当然,如果出现假货或冒牌骗人的东西,比如什么“今珠多糖”之类的问题,那是社会学问题,不属于科研问题。

实际上美帝没有告诉我们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鲁国某猪场将发病猪内脏处理灭活后当疫苗给猪打,结果给发病猪打了60头死了60头,不发病猪打了58头死了58头?原因在哪里呢?答案也在美帝《猪病学》的这张图里,原因它可没说!看看能读到此文的读者能看出来吗?

3、禽抗非洲猪瘟抗体可以测量吗?如果测量?

答:当然可以,每克抗体粉含量大于100纳克。可以通过新建间接ELISA体系测量,可以用非洲猪瘟重组蛋白或全病毒包被去测量卵黄抗体,注意二抗要使用兔抗鸡或鼠抗鸡二抗并用辣根过氧化物做标记就行,注意不要使用羊抗猪或鼠抗猪二抗的ELISA,这个常测不到或者测到的值很低。相应的胶体金试纸卡使用也要注意这个问题。

 

注意蓝色越深,则抗体与病毒结合的越多,抗体量就越高。这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禽抗非洲猪瘟抗体是可以中和非洲猪瘟病毒的,即它是能对抗非洲猪瘟的,当然下面还要谈到正规的抗体保护细胞免受病毒攻击的正规试验。

您也可以建立其它方法检测,我们会在申请相关专利后,放弃所有权利诉求,及时公布所有技术细节,以供相关科研人员参考和检测。热烈欢迎并强烈支持有意鉴定、检测和测量抗体的同行做这一工作,我们会提供技术方面的大力支持。

有能力做的验证,也可以做细胞攻毒实验,设上对照接毒组,另外的就是不同浓度的病毒和抗体结合一个小时后,再接细胞,看抗体对细胞的保护率或者说病毒对细胞的攻击率,如下图:

 

  总之,禽抗非洲猪瘟“预防”和潜伏期抑制病毒效果极佳,但是距离养猪场想快速治疗发病猪,还有很大的距离。在没有非洲猪瘟疫苗免疫前提下,禽抗非洲猪瘟抗体还是治不了发病猪的。

     

致谢多位一线默默工作的优秀兽医,为禽抗非洲猪瘟科研品验证和使用,为闯出一条把猪养成的新路,所做出的辛勤努力!